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桌面下载|邮箱登陆|论坛注册|站点导航定制
 

北大央企论坛召开 专家共议“一带一路”上的能源战略

发布时间: 2016-09-12 16:38:33   |  来源: 联盟中国   |   作者:何珊   |  责任编辑: 沈晔

 

 

9月12日,首期“北大央企论坛”暨一带一路的能源战略在北京大学如期举行。图为,“北大央企论坛”正式开幕。 中国网 李康摄
 
 

中国网9月14日讯 (记者 何珊) 9月12日,北大央企论坛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举办。围绕此次论坛主题--“一带一路”上的能源战略,与会嘉宾就如何洞悉世界能源格局变化,利用“一带一路”把握好国际合作契机提出了真知灼见。

此次论坛系北大央企论坛第一期,由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主办,凯迪网、新浪网协办。论坛主题对“一带一路”战略与能源安全话题做了一个很好的结合。著名能源专家朱颖超、博联社创始人马晓霖、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总编辑王晓辉、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韩文科、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李义平发表主题演讲,最后的专家对话环节观点激荡,火花不断。

以下为5位与会嘉宾的精彩观点摘编:

朱颖超:中国石油企业为“一带一路”带来1500亿美元税收收入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海外投资环境研究所美洲研究室主任朱颖超在主题演讲中,梳理了中国石油企业走出去的四个阶段。他介绍,中国四大油气战略通道格局基本形成,东北方向主要来自俄罗斯,现在原油管道已经建设,天然气东线正在建设。西南方向主要是来自缅甸的油气。东部海上主要是来自于中东、非洲、美洲来的油气。

在谈到选拔人才标准时,朱颖超表示参加海外项目的人员必须思想素质好、业务能力强、外语水平高、环境适应快、身心状态佳。这也是现在中国石油企业进行人才选拔和培养的“五要素”国际化人才素质模型。

朱颖超还向现场观众分享了几组数字。“一带一路”目前中国石油企业已经累计公益投资超过260亿美元,15年来为“一带一路”带来了1500亿美元的税收收入,员工当地化率超过90%。中国石油企业在运营过程当中对于当地经济,对于社会和就业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马晓霖:中缅石油管线项目值得业界和学界研究

博联社创始人、总裁马晓霖以中缅石油管线项目为案例,剖析了其合作模式、成功经验和借鉴意义。他认为中缅石油管线在国际上鲜有争议,先天的结构和资质就证明了它的抗风险性非常高,可以接受任何方面的挑剔。中缅石油管线在合作模式、社会责任方面都具有标本意义。中缅石油管线这个项目得到了很多的经验,中缅油气管线在项目实施过程当中,首先改善当地的环境,拿出两千多万美元建了很多学校、卫生站、水库,给当地缺水的地方提供干净的自来水。将此项目打造成一个服务于当地,造福当地老百姓的项目。通过这个项目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这是非常值得业界和学界做的剖析和研究。

王晓辉:“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题中之意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总编辑、中国翻译研究院副院长王晓辉认为,“一带一路”建设对中国能源战略的特殊意义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保障中国的能源安全;第二,推动能源“走出去”的进程;第三,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的战略机遇;第四,推动中国在世界能源市场上的话语权。

他坦言,“一带一路”建设的愿景固然美好,但所面临的困难与挑战也是巨大的,远比当年张骞出西域、郑和下西洋所面临的困难要大得多,也复杂得多。地缘政治造成的不稳定因素,造成某些沿线国家政局动荡不稳,政策变动性大;经济发展水平不平衡,市场开放性难度大;政治体制差异巨大,民族宗教矛盾复杂;文化繁杂多样,认知偏差明确;个别国家对中国和“一带一路”的误解甚至敌对的态度,如“中国威胁论”、“中国环境威胁论”。 所有这些风险与挑战,都是中国在“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必须面对,必须克服的。

王晓辉强调,“民心相通”即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题中之意,也是“一带一路”建设成功的社会和民意基础。可以说,做不到“民心相通”,“一带一路”的效果将会大打折扣。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我们从两个方面去努力。一方面是企业自身形象的树立,另一方面是媒体,特别对外传播的媒体,如中国日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网这样的媒体应该发挥的作用。

韩文科:“一带一路”就是要推进沿线的国际合作。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韩文科谈如何依托“一带一路”深化国际能源合作。韩文科分析了能源国际合作的战略地位以及能源供应安全的态势。他提出,我国深化国际能源合作的主要目标,第一实施全球化的能源战略,第二提升国际竞争力,第三增强国际话语权,第四推动“一带一路”的能源合作,第五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李义平:“一带一路”是互联互通的,对中国和沿线国家都有好处。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义平说,别人说“一带一路”沿线地区都是穷国,我想问穷国和穷国打交道对穷国有利,还是穷国和富国打交道有利。我们当年是穷国和美国日本打交道就发展起来了,如果和穷国打交道,可能会比现在更穷。他和已经发达的中国打交道,我们走过的道路和走过的经验,以及走过的实践更比美国和日本和他们更接近,他们有自然资源的比较优势,这些只有在运作当中成为利益的比较优势。我们的“一带一路”是互联互通的,中国企业恪守社会责任,应该说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对中国和沿线国家都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