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安徽最低工资上调 收入保障有“底气”·赴日“扫货” 当心“免税店”陷阱·“亲子游”概念虽火 半数产品不达标·北京市食药监局:问题茶叶半年16次上黑榜·消费者购携程优惠机票 退单时被要求补足...·出租车改革征求意见结束 “专车”成争议...·楼市冷热不均需“分城施策”·中国天然气过剩 今冬将无“气荒”·审计署:5个省5.75万套保障房被闲置·北京市计生条例修订即将启动
政府管理 >> 中央精神 转播到腾讯微博 字号:

中财办:2.5亿左右常住城镇人口未享受到市民权利

发布时间: 2015-11-09 18:50:21   |  来源: 人民网   |     |  责任编辑: 丽薇

人民网北京11月9日电 国新办今日上午就解读十三五规划建议有关情况举行吹风会。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介绍,现在我国城镇化率已经达到55%,是比较高的,但是质量不高。质量不高最主要的体现在于现有的城镇7.5亿常住人口中有2.5亿左右的人没在城镇落户,没能在城镇享受到相应的公共服务,也没有相应的市民权利。

对于“十三五”期间将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杨伟民表示,这次建议提到城镇化率的时候有两个说法。一是在总结“十二五”成就的时候讲,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55%,但是在目标当中讲,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加快提高。

杨伟民说,习近平总书记在说明当中就这个问题专门作了解释,现在虽然城镇化率已经达到了55%,是比较高的,但是质量不高,质量不高最主要的体现在于现有的城镇7.5亿常住人口中有2.5亿左右的人没在城镇落户,没能在城镇享受到相应的公共服务,也没有相应的市民权利。

现在来看,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其中一个重要的基础性条件是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农民工增长速度在下降。杨伟民说,去年外出农民工增长速度已经到了1.3%,今年上半年好像是0.1%。也就是说,未来常住人口城镇化的速度将会放慢,我们城镇化率取决于进城农民工的数量。现在这种城镇化的模式,是只能到城市打工、经商、就业,但是不能在城镇落户的城镇化的模式,在全局上制约着中国经济增长。

关于为什么“招工难”,杨伟民提出,是因为劳动年龄人口减少了。但是还有一个方面,农民工相当多的一部分干到40岁左右就离开城市,因为他不能在城市定居,他就回到原籍了。这就意味着每一个农民工一生的劳动年龄时间比在城市的就业人口少了接近20年。。农民工回到农村,农业是劳动生产率低的部门,从高生产率的部门流回到低生产率的部门,这是经济发展的大碍,因为所谓的人口红利是讲从低劳动生产率部门流向高生产率部门。

另一方面,涉及现在城市的住房怎么样启动。杨伟民表示,因为上一轮住房制度改革主要是以城镇户籍人口的公有住房产权化为主要方向,这是1998年开始的住房制度改革。现在房地产市场调整,城镇住房已经到了一个调整的阶段,户籍人口的家庭,不一定都有产权房,住房基本上都得到了满足,人均是34平方米。但是如果考虑到外地人口,因为往往是外地的非户籍人口拥有的房子是少的,所以这样会产生多大的住房需求大家可以想像。农民工市民化或者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的水平,在宏观上、全局上影响着我们国家的经济增长,所谓城镇化是经济发展最大的动力或者最重要的动力,其实主要体现在刚才我说的农民工如何从现行的只就业不落户变成真正和城市居民融入到一起。

关于城市容量的问题,杨伟民说,其实这不是一个问题。杨伟民认为,现在关键问题是各地区思想上认识不够,另外是有利益在里面,过去城镇化往往是要地不要人,要土地建设指标,土地指标拿了可以挣钱,土地财政可以盖房子,可以带动增长这次提出来两挂钩,一个是建设用地增量要和人口落户数量挂钩,二是财政转移支付要和市民化挂钩,落户多,意味着义务教育、医疗这种政府支出要多,所以财政转移支付要和这个挂钩,从而解决好利益问题。

责任编辑: 丽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