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哭诉不孕宁愿拿两套房换:卵巢长巧克力囊肿

发布时间: 2017-07-11 14:57:00 |来源: 钱江晚报 | 郑琪 张冰清 |责任编辑:

 

  现在,生孩真不容易。

  国家级名中医、杭州市中医院中医妇科主任医师傅萍教授每次坐诊,门口都挤满了前来就诊的夫妻。诊室里,很多小年轻讲述备孕的艰辛与不顺利,有的声泪俱下。“我们妈妈的那个年代,生孩子就像母鸡下蛋,怎么到了我们这里,比登天还难!”

  为何这么难?傅萍教授说,近一半患者的问题出在卵巢上。卵巢负责产卵、排卵,还要合成和分泌女性激素。它出现问题,很可能影响到生育。

  为了能怀上宝宝


  用两套房子换她也愿意

  30岁的张女士,富阳人,一进诊室就开始哭,妆都哭花了。“我想生个宝宝,我有房子,哪怕拿两套房子换,都愿意啊!”

  夫妻结婚一年多,试过各种方法备孕,都没有成功,双方做过检查,在事业单位上班的老公情况都好,问题在张女士——子宫内膜“飘洋过海”,转移到左侧卵巢,形成了一个8cm大的巧克力囊肿,子宫、输卵管及盆腔发生严重粘连。

  尽管她接受了手术治疗,但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张女士并没有在医生说的“术后半年黄金期”内怀上孩子,家庭的隔阂和争吵越来越多。

  原来,张女士和老公结婚,她爸妈是不同意的。“老公收入不高,我们家条件比较好,房子、车子都是我们家出的钱。”照理来说,这种情况下,公婆对张女士应该不错,但因孩子问题,态度出现了转变。

  张女士本想,有了孩子,爸妈的态度能软下来,和公婆关系能更近些,小家庭就算稳定住了。如今,却事事不如意。“老公嘴上没说什么,但他看到同事的小孩,还是羡慕的,我心里更加难受了。”

  对付巧克力囊肿

  最好的办法是怀孕

  张女士的情况,急坏了给她介绍对象的许大姐。

  许大姐是公益红娘,退休之后,她和一群小姐妹义务帮适婚青年找对象。为了帮张女士巩固婚姻,她还联系了福利院工作的同事,张罗领养小孩的事。打听到傅萍教授在中医妇科方面很有办法,她赶紧把张女士介绍过来。

  傅萍教授看完厚厚一叠病例后,对张女士说,因为巧克力囊肿,你出现卵巢功能障碍,卵巢不容易排卵,而且之前的严重粘连,导致输卵管不能灵巧地“捡拾”到卵子,最终导致不孕。

  上个世纪70年代起,傅萍教授跟着全国著名中医妇科大家何氏女科三代传人何子淮先生抄方、坐诊,诊治过成千上万例的巧克力囊肿患者,该病与遗传、免疫和炎症等因素相关,她碰到过各类患者。

  在这些病例中,张女士并不是最严重的一例,但症状典型:痛经,来月经那几天脸色惨白,以及不孕。

  碰到查出来囊肿不大,在5cm以下还不具备手术指征的,傅萍教授会催促“快怀孕”,这是最好的办法。因为一年不来月经,不再出血,身体的这块“巧克力”会慢慢被吸收。

  而做了手术还希望生宝宝的,她建议,术后注意监测卵巢排卵情况,在接近第一次排卵期时利用中药活血通络。“一是促排卵,二是趁术后盆腔干净状态的时候,疏通输卵管,为受孕创造良好条件。”

  促排卵、疏通输卵管,也是傅萍教授为张女士治疗的两个关键点。她开了活血通络、养血试孕的方子,并结合针灸来帮助卵子排出。

  前几天,刚坐完月子的张女士,抱着孩子到门诊和傅萍教授拍照珍藏。“傅老,感谢您圆了我的妈妈梦。”

  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

  列入国家重点科技项目

  傅萍教授手机里,存了近百张和患者的合影,患者怀里都抱着刚出生的小家伙。

  傅萍教授说,中医妇科做的是调经、助孕、安胎的事,是要解决实际问题,为患者、为家庭带去希望。她存下这些照片,是为了给绝望与焦虑的家庭,带去信心。

  如今,患多囊卵巢综合征而求子不得的女性越来越多。同样是30岁的方女士,先后两次人工授孕,怀上双胞胎,但因畸胎没能保住。她查出患有多囊卵巢综合征,无法排卵成为大问题。

  “她的月经一年才来一次,量特别少,每次只用1~2个卫生巾。月经不行,排卵当然出问题。”傅萍教授说,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会出现月经失调、多毛、痤疮、肥胖,九成因无法排卵而不孕。

  该病与生活习惯密切相关,比如长期熬夜、精神压力过大、不良的饮食习惯、不爱运动等。方女士在银行工作,经常凌晨一两点睡,压力很大,人瘦瘦的,脸上很多痤疮,平时甜食吃得比较多。

  根据临床经验,傅萍教授将多囊卵巢分四种类型。针对方女士身体虚弱、精血不足,傅萍教授从“益肾填精,养血调冲”入手,开了紫石英、当归、菟丝子等十几味药,并辅以针灸,结合西医促排卵药相结合的方式,综合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这个方案,也是国家重点科技项目推荐的。

  经过一段时间调理,方女士成功排卵,最终生下可爱的双胞胎。

  师出名门,独创安胎五法

  钱报记者采访时发现,傅萍教授电脑里存放了每个患者的病例记录,病史、用药史、症状、治疗方案,记得清清楚楚。

  她的学生说,老师年过六旬,仍坚持每夜工作至十点,每周看六次门诊,做临床、做课题。

  傅萍教授深受老师——何氏女科三代传人何子淮的影响。“何先生到古稀之年,依然每夜伏案,直到去世前还在坐诊。靠窗的诊室,一毛钱一个号子,他为一位位妇女解除病痛,何先生勤学不倦、全心为患者的形象,一直历历在目。”

  傅萍教授从医的四十多年,也是何氏女科发扬光大、不断创新的四十多年。

  傅萍教授临证重法不避方,潜心辩证,精简效专。她认为,妇女以血为本,经孕产乳,以血为要。在何老“治崩三法”、“治带四法”的启示下,她从凉肝、运脾、益肾、润肺、清邪着手,总结了“安胎五法”。随着辅助生殖技术的兴起,针对反复移植失败及妊娠丢失问题,结合临床实践提出三步十法:按孕前调理、当月促孕和孕后安胎三步走。她牵头的多个临床研究项目,先后拿下国家级、省级课题项目。

  如今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年龄越来越小,甚至有高中生来看病。需警惕的是,除了不孕,患者将来患糖尿病、子宫内膜癌的风险也会升高。因此,一些不良习惯一定要改。

  傅萍建议,第一,每晚11点前睡觉,避免过度疲劳。第二,保持良好的情绪。第三,控制体重,多运动。第四,调节饮食,注意各种食物的均衡和适度。(本报记者 郑琪 张冰清)



新闻热图 >>更多